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府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6 11:09:37 | 查看: 20| 回复: 1
  我本来有一个温馨的家
  被2019年的一场车祸终止了
  我的母亲颅内出血,不得不切除部分颅骨和大脑,活下来了。在昏迷了两个月之后醒了,我感谢医生,在为期六个月的治疗和康复后,可以勉强下地行走,但左半身仍旧行动不便,精神受到极大影响。我没法跟我妈妈沟通,8.7日收评:恐慌缩量下周就要变盘了她失去了正常交流的能力和控制力,经常偷偷的哭,我也偷偷的哭。 她被判定为七级残疾。
  肇事方是一辆快递三轮,交强险刚过期三天,没买别的车险,他夜间行驶,速度很快,连同我母亲在内的三个人都被撞伤,其余两人伤势轻微,已经出院。
  在医院的这段时间,肇事方的父亲来交过费用。
  第一次两万,第二次一万,第三次一万,第四次一千后来五百,三百,两百…后来干脆不来了。我跟他打电话,态度极其强硬,只说没钱。
  我去找物流公司(菏泽市元智捷诚快运有限公司,现在叫D速物流)他们跟我说一切走法律程序怎么判的怎么给。
  我没有办法,只能向亲戚朋友借。
  我卖过血,求过人,哭过,喊过。我庆幸的是我的亲戚朋友们没有抛弃我们,我借了约30多万。
  后来出院了,我找律师,打官司。因为疫情原因,拖了好久官司才结束,宣判结果是物流公司赔偿12余万元内连带赔偿责任,肇事者赔偿70万左右。我想,噩梦应该结束了。
  谁知,噩梦开始了,官司结束后我联系对方给钱,他们一直跟我说没钱,我只能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通过电话告诉我,那个物流公司和个人名下没有任何财产。也就是说有可能,从强制执行方面,我任何赔偿都得不到,甚至医药费都没有,我懵了,我问怎么办,法院说,如果他们查不到财产,而我又提供不了肇事方有财产的证据的话,那么就只能被迫中止强制执行,等他们有钱了再执行。
  我心中最后一根稻草沉入水底,我就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昏倒在自己的家里。
  等我醒来,已然深夜。
  我发不出一点声音牛没走!明天需关注两点!高增长个股将引领结构性行情!,我感到委屈,我感到愤怒,我觉得自己无能,我觉得自己好没用。我拿着破碎的镜子,放在了血管上,要不要死啊?
  这时候我爸心急忙慌的喊我,说我妈出事了,我去看,她在犯癫痫了。我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的心就像镜子一样,碎成了渣。我还不能死,我还有妈妈…
  我的世界本是彩色,现在被涂上一层灰暗,我家里有爷爷奶奶卧病在床,有一个弟弟在上小学,母亲半身不遂,父亲一个人照顾这一家,我在扒一扒PONY测试外打工,靠着自己微薄的工资给爷爷奶奶妈妈买药和生行者伫立岸上,对八戒说:“兄弟呀,这妖也弄得滑了活必需品,但是现在快坚先定一个“小目标”!持不住了,因为我母亲的癫痫,我快买不起药了…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犯了错的人可以很嚣张的逃避着赔偿,而我们就要承担着他们犯的错误,我已经走投无路,万念俱灰!
  我应该怎么办,求助大家帮我想个办法,谢谢了!       怎么样看K线三重顶和三重底形态。城市更新撬动十万亿内需空间专家建议编制“十四五”城市更新专项规划。乐普医疗中报调研纪要。三藏搀住他,同到草堂,陪笑道:“老施主,不要怕他。他是个樵子,说有母亲年老,甚是思想,倒是个尽孝的,一发连他都救了罢。浅谈拜登胜选对股市的影响。兄弟三人,饱餐一顿,将马匹行囊交与陈家看守,各整兵器,径赴道边寻师擒怪。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39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6 11:36:32
唉,说啥好呢?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