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府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9828

积分

0

好友

3130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2-24 11:27:42 | 查看: 13| 回复: 0
  府谷新闻网最新新闻
  (新闻周报2005年9月27日报道)北京到广州数千公里的航程,机票低时只有400多元,而榆林到西安区区数百公里,票价却超过了800元。海航为什么敢“冒榆林老区人民之大不韪”,让票价高高在上呢?榆林人对高票价不满为何又选择忍受呢?海航这种做法是不是违反了有关法规?榆林现象是特例还是全国共有?
  记者:榆林反映,海航在榆林——西安航线上几乎从来不打折扣,这与时下各条航线纷纷跳水打折格格不入。因此,海航在榆林——西安的做法也就为人所不理解,其原因在哪里?
  甘超英:这是一个经济利益的问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运行的基本规则是市场供求关系。从这个事例看,如果天价机票能够生存,就说明它有存在的市场。也就是说,榆林有需求且此需求大于对高票价的不满。所以,多数人选择了忍受。
  蔡晓辉:事实上,尽管票价不低,但我们榆林——西安航线每次航班的上座率都非常高,这说明当地的市场需求非常旺盛;其次,在资源稀缺的情况下,我们肯定首先要满足对经营贡献最大的客户,那就是对目前票价有承受能力的客户。
  记者:他们也提到过,从榆林到西安只有海南航空一家航空公司经营。是否正是海航的独家经营,才造成了经营上的垄断,也就出现了“天价机票”并且常年不打折?
  甘超英:这里是否存在垄断经营的问题呢?我认为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垄断。没有其他航空公司的竞争,这本身不能证明榆林的航空市场不是竞争性的,只不过其他航空公司不愿在这里竞争而已。因为,比海航有实力的公司很多,不会产生其他航空公司害怕与海航竞争并输给海航的事情。同时,海航大概也没有独霸榆林市场的能力。
  蔡晓辉:我要补充的是,据我所知,其实榆林——西安航线元,跟涨价前并没有区别。榆林至西安机票
  对于一条航线是否打折、何时打折、打多少?这都是由我们收益中心组织专业人员调查分析,最后做出的决定。可以透露的一点是,在我们新一轮的折扣计划中,榆林——西安也在范围之内。
  记者:既然如此,那么海航为什么敢于“冒榆林老区人民之大不韪”而让票价高高在上呢?
  甘超英:海航之所以敢于定高价,我猜(只能是猜而已)不外乎有两个方面原因——一是运营成本问题。这样一个客流量不会很大的地方,如果按照国家规定定价可能会赔本,因为成本可能还包括风险成本(对于航空业来说,大概经营范围越小风险成本就越高)。二是这条航线本来就是榆林地方政府与海航“谈判开辟的,也就是央求海航开辟的。海航的条件之一可能就是定价权,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卖方市场的现象——在今天已经很难看到了。
  蔡晓辉:榆林——西安航线,是小飞机,而且正因为航程短,就意味着空中飞行距离短。而众所周知的是,飞机的油耗主要集中在起降上。因此,必然导致经营成本很高,加之燃油费上涨,所以榆林——西安航线运营的成本就较高,反映出来就是机票价格不低。
  记者:做一个简单计算,榆林——西安航线元,超过了发改委和民航总局联合出台的《民航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中规定的“票价上浮幅度最高不得超过基准价的25%”。参照规定的公布票价每客公里0.75元基准价,上浮25%也应该是每客公里0.94元,与每客公里1.55元相去甚远。这是否意味着海航违反了国家政策?
  从民航定价模式上看,现在有公布票价和市场票价两种。简单来说,公布票价就是按照国家规定每客公里0.75元进行公布票价,但这只是对外公布的机票价格,而实际上卖票都是根据市场的需求情况按照一定折扣售出的;所谓市场票价,就是根据市场的具体需求情况来确定票价,这种票价需要承担一定风险,我们就是走市场票价模式。而且根据发改委和民航总局的规定,省内(区内)航线为实行市场调节价的航线,航空公司可以根据自己的经营状况做出价格调整。
  另外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民航总局有一个出票控制系统,所有机票都受到这个系统的控制。一旦超越国家政策规定的范围或“踩线”,那么该出票系统就会自动控制出票,机票根本就出不来。
  这反过来也说明,我们榆林——西安机票价格虽然比较高,但仍然符合国家的政策规定,没有超越政策。
  记者:您也提到了发改委和民航总局的规定,《方案》第9条也确实规定“在省、自治区内及直辖市与相邻省、自治区、直辖市之间的短途航线,已经与其他替代运输方式形成竞争的,实行市场调节价,不规定票价浮动幅度。”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是“(短途航线)已经与其他替代运输方式形成竞争的”,榆林方面表示,从榆林到西安的火车或汽车运行时间有十几个小时,而乘飞机则只要50余分钟,因此相互并没有形成竞争。
  蔡晓辉:只要有不同的运输方式存在,就会形成竞争。时间的长短并不是竞争存在与否的要素,只是竞争程度的一种描述而已。比如坐火车、汽车需要十几个小时,乘飞机则需要50分钟,这只说明相互之间竞争的程度并不是很激烈。相反,如果坐火车、汽车的时间缩短到三五个小时,那么航运和陆运的竞争就会很激烈了。
  吴先生: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据我所知,四川境内也有几条航线的票价非常高,当地意见也很大。另外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是内蒙古到北京这条航线,到现在为止也是国航一家经营,没有其他航空公司进入。国航也在这条航线上赚了不少钱,而且内蒙古的意见非常大,已经多次向上面反映。
  吴先生:国家现在在这方面确实没有怎么管,主要依靠市场来调节,其指导思想是——宏观调控加市场。尤其是省内航线和榆林——西安这样的偏僻航线,在业内也被我们称为“甩鞭子航线”,就是飞行的航空公司根据当地具体情况确定飞行班次和时间,有客人的可以多开一个班,或者从空中落下来拉人,没有就算了。基本上完全由航空公司说了算,总局也几乎不管。
  为什么呢?这里有一个原因是,这些偏僻或短途航线一般客源少、短途起降频繁,这都会导致航运成本升高。因此,这些航线基本上没有航空公司愿意去飞,在开辟这些航线的时候都会有很大风险,往往带来经营上的数年亏损。因此,国家在这些航线上的政策都特别优惠,基本上不怎么管。民航总局管理的主要是像上海——北京这样的“黄金航线”,每天都要有很多航班,上座率又非常低,因此就会适当控制航班和申请飞这条航线的航空公司。
  出现像榆林——西安、内蒙古——北京以及四川等部分航线票价定价很高的现象,主要是航空公司要平衡成本、要弥补当时的亏损。
  记者:诚然,航空公司从经营成本上考虑这本身并无可厚非,但像陕西榆林这些地方,既是国家级贫困地区又是革命老区,国家每年都会拿出资金扶持当地发展。因此,航空公司在制定票价的时候为什么不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呢?
  吴先生:航空公司现在是企业,是企业就要考虑利润,他们并不承担扶贫任务。扶贫是政府的行为,国家有统一安排。而且,海航本身又是民营股份制企业,就更无需考虑这些了。
  记者:从经济上讲,榆林——西安的高票价似乎已经无懈可击,但这似乎跟国家当前一再强调的构建“和谐社会”有不一致的地方,因为此举已经引起了当地的很大意见。
  甘超英:这与法学和法律有关。第一,其基本问题是,在现代化社会中,一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金钱。或者说,国家经济的根本目的不是金钱,而是人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上的双重满足。现在中央提出的“和谐社会概念,简单来说就是指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平和、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平和两方面。如果人们在物质上可以坐飞机,但精神上却总有“挨宰的感觉,这种经济模式就与现代社会的要求、与“和谐社会的要求有距离了。
  第二,现代社会经济不能完全由“看不见的手支配、不能让大规模的经济实体完全自由竞争,因为这种竞争的结果必然是大公司赢得胜利,“看不见的手就会变成大公司“背后的手,结果就是不公平——不仅对小公司而言不公平,而且对消费者也不公平,因为消费者不能进行选择了。
  甘超英:在现代经济条件下,国家必须承担起保持社会公平的责任,如我国正在起草的《反垄断法》就是一例,在这个事例中就是国家限价。也就是说,如果大公司的商业行为造成了较大范围的不公平,国家就有权力、有责任去恢复公平。但要注意,不公平必须是“较大范围的或者是较有影响的。对于榆林人或去榆林的人来说,机票价格确实太高了,但如果有证据表明这个定价符合成本原则,那就不是不公平的问题了;如果定价大大超出了行业规章的浮动率,榆林至西安机票并且由此获得了巨额利润的话,当然就可以考虑行政部门的干预了。
  我查了一下,去年4月20日发改委和民航总局共同发布了《方案》,这个规章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主要规定了严格的下浮批准制度,但对上调是否应经批准没有明确规定;二是尽管基准价是0.75元,但下面紧接着就有一款规定,即“对方案执行过程中发现不合理的个别航线基准价,由民航总局与国家发改委适当调整,那么榆林的定价是否经过了民航总局的“调整呢?是不是这条航线元呢?从目前的法规上不得而知。
  甘超英:关于当地应如何面对的问题,我认为,如果榆林没有形成强有力的经济、社会实力,就不会有客流,因而也不能在各航空公司之间形成市场争夺。问题的解决可能只有三个方法,一是忍受;二是由政府出面与海航协商;三是向发改委和民航总局投诉。当然,最好是协商。
  吴先生: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在于当地政府。第一,榆林市地方政府部门可以直接跟海航谈判;第二,榆林市也可以跟自己希望进来的航空公司谈判,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希望的航空公司会进来,因为偏僻航线或短途本来就客源少、成本高,假若一家公司仅能够维持或稍有盈余,那么再进来一家竞争基本上就是两败俱伤了;其二,考虑到同行业的竞争和关系,也未必会有新航空公司进入。
  退一步讲,如果政府引进新航空公司的谈判成功了,那么要由地方政府和航空公司双方向民航总局递交申请。如果申请通过了,新航空公司就能够进入。但申请能否获批?这要视地方政府和航空公司的公关能力而定。因为在这一过程中,原航空公司必定也在公关以阻止新对手的进入,比如内蒙古到北京只有国航飞,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评论发布后将进入审核队列,等待管理员审核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