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府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5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6 10:41:11 | 查看: 22| 回复: 1
  以下是求助信内容:  我于去年7月15日被绑架(父母的意思)到“西安弘毅素质训练学校”  他们强行封闭我们的自由,对我进行体罚,人格侮辱  强迫我跑步,2个人拖着,还指使另一些 服从于他们的学生  对我进行殴打, 逼迫使我跳楼,被捉住,进行了殴打,并处以跑步5公里体罚,并不可停歇  否则就对我进行威胁 逼迫      就因为跑步,我有一次实在跑不动了,他们指使人拉着我,有人负责在背后对我头部背部进行伤害,攻击  他们把我踢倒,把腿撞烂了  不即时给我,消毒,包扎,并且连创可贴都不给我,导致在那样的环境,以及夏天的情况下,发炎了,腿部溃烂了,才带我去包扎  但还不让我休息,继续体罚我们坐运动,”行者道:“金光寺坐落何方?”众僧道:“转过隅头就是深蹲,或者是前脚尖拖地,使我流汗,导致了前后共发炎4次,  发炎期间腿部 不能蹲曲,他们却强行威胁我进行“蹲姿”,导致了除发炎外,还因为腿部弯曲把伤口撑开了6次,(膝盖下方一点破了)  经过多天,腿部还不完好,那个所谓的“校长”说要看看我的伤口,那天已经发炎到发白,里面全部烂掉,并有点毛毛的,他竟然说“真是恶心”然后笑笑走开了  多天伤口还不完好,才开始注意,给我打什么“肌肉针”,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半个小时内要打4针,连续几天,打完那个后一半身子就疼的很,但却没给我休息的时间  每天进行体罚多8月3日早盘简评达10几个小时,晚上还要看你一天的“表现”,然后针对个人进行体罚,我这样的弱体制弱势群体,则是他们“惩罚室”的常客,每天要从他们那晚上折磨上一个多小时才让睡觉,一般就是11点半了  而起床的时间是早达5点。      后来伤害使我有了跳楼的想法,每天活在痛苦中,到了去年的9月5号,我趁他们不注意爬上了平台,却被他们捉到了“惩罚室”,他们脸上扇我耳光,并说了些威胁我的话。      还有刚到那个地方时,他们逼迫我吃饭,我有胃病,我说我只喝些汤就可以了,他们不让,强迫让我吃米饭,结果让我弄的因为胃病吐了几次,他们才让我开始喝汤(稀饭)      他们还经常让我们吃饭前跑步,几十个“学生”,每次让跑的前5名吃饭,我腿上有伤,每次是只剩下我一个了,自己跑上个4,5圈,才让我吃饭(一圈是140多米)  吃饭时间5分钟,你想吃饱,还得在时间内,所以都吃的很急,我本来就有胃病,那样吃完,感觉一动就会呕吐,但他们会让你吃完饭再跑步,就因为饭后跑步,我吐了3次,而且是吐完饭,吐出苦水为止,胃疼的很不行,他们不给你特别用药,只有些常用的消食片等等,而且一般情况内还不会给你吃      有次,吃“麻辣汤”,一桌子是一盆,吃饭可以再盛一盆,我那桌人少,吃了一盆,有人又要了一盆,吃完几口就都走了,然后让我们清洗盆子,可我那桌就剩我了,那个“教官”让不能倒,如果有剩下的必须喝光,他很凶,那里的“教官”都是当过兵的,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喝了一盆,才让我走,结果那天疼了一天,疼的让我全身流汗,和那的老师要了消食片吃了10几个,最后憋的难受,让我的一个朋友再我胃部用力打了两下,把吃的全在厕所吐了,然后才舒服了一些      还有是强迫你剃头,我不剃,他们拖着我的头发在地上拖着走,最后我被他们强迫剃了头      他们不会让你能逃跑的,捉你的过程中都是面包车,让你坐后座,两个人把你围着坐的,就算你想小便,他们也不会让你下车的,直到你到了那个“地狱”里。那你就没任何方法逃走,求救了   他们会定时让你给家写信,但是他们会审核,他们只会让你写一些好话,说现在过的怎么怎么好,稍微有一点实情,他们就不会给你寄出去,他们只想让“受害人”的监护人高兴, 因为交了钱嘛。他们9月3日低吸计划!不会给你一点向外界求救的机会,我在那被非法囚禁的时间是2009年7月16-2009年9月24日,这么久的时间,我父母给那里的“办公室(招生办公室)”打了高几次电话想与我通话,都被他们以各种理由拒绝(欺骗)了。   只到我在写给家中的信中,用稍微“隐蔽”的话语表示我活的很不好,之后父母给他们打电话放了硬话,说要和我通话,他们才让我和父母通话的,2个月我只和家里通了一次话,而且有人监视着你打电话,所以我用我们这的一些村子里外地人难以听懂的方言描述了我的真实状况,然后过了2天,我的父母来了西安,把我接回去了       因为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了很大一片阴影,我现在的生活已经不象原来了,我发现我的人性也有所扭曲了,我回到家里那天到现在已经做过不止几十个我被“囚禁”的梦了,每次都会很痛苦的被折磨醒,导致我现在对父母有了一种消极性的仇恨,因为这件事,我把我母亲已经打了好几次了,每次打完把父母赶出家门外,我就会非常内疚,会在家中捶胸痛哭。   这是所谓的法制社会吗?我们青少年就没有人权吗?别的受害者一般如果回到家了,一般会选择忘掉这段痛苦的回忆,而我不想,因为我的生活已经变了,家里的东西已经被我砸了不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忍不住,但我知道,都是这些所谓的“教育 培训 ”之类的“学校”把我害的,我不想让别人再被他们这些人渣,禽兽伤害了,这些所谓的“新周期新方向学校”都是跟风,为了赚钱,为了赚取这些畸形消费市场里坚决疯狂看空豪横到底:切记不跌的哭爹喊娘绝不进场!的黑心钱,别的受害者可能不会向我这么做,因为他们不想多事,他们想要忘记伤害,但我不会,我要帮所有受害者找回尊严与权利。   我希望贵中心能够帮助我,还我一个公道,帮助我维护我以及所有伤害青年的人权。,蛋定` 如过你去过劳动局的话`       浩丰科技能否成为量子科技下一阶段的市场新龙头?。”王夫人道:“等我打发人到姨太太那边去找找。他家蟠儿是向与那些西客们做买卖,或者有真的也未可知。我叫人去问问。市场风格切换如流水,操作模式千变万化!!!。缩量反弹,是反抽还是止跌?。A股“千亿市值阵营”大扩容电子等三大行业成摇篮。不怪你,有迷惑性!。股指人生《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31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6 11:09:43
谁能主持公道?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