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府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9828

积分

0

好友

3130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2-4 18:17:52 | 查看: 44| 回复: 0
  府谷二手房
  每平方公里的土地拥有10亿元的地下财富,矿产资源潜在价值超过46万亿元,占全国1/3。每平方米土地下平均蕴藏着6吨煤、140立方米天然气、40吨盐、115公斤油。
  这就是陕西榆林。当煤炭变成能让人暴富的“黑金”,当一个个亿万富翁相继诞生,当财富以一种非常规速度聚集时,这个原本属于贫困地区的所有变化便不可能再循规蹈矩。
  高和投资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 《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称,保守估计,鄂尔多斯拥有资产过亿的富豪不下7000人,榆林的亿万富豪则不在鄂尔多斯之下。榆林下属的两个全国百强县神木与府谷人口合计71万,据保守估计,其中,神木县资产过亿元的富豪可达2000人,府谷县亦与此水平相当。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号称世界八大煤田之一的神府煤田被发现并大规模开发,2010年神木已成全国排名第44位的百强县,府谷排名第91位。榆林因此也被称为“中国的科威特”。
  榆林市神木县东兴街,车来车往。路边小饭店里,几个农民工模样的人敞着怀,摇着骰子喝着酒,脖子上戴着金链子,抽着中华烟。 “别瞧不起他们,他们都很有钱。他们开着宝马,有人还不习惯在车里把烟灰弹在烟灰缸里,而是直接弹在地上……”北京人刘建业操着京腔说。
  北京亚运村中通信达汽车销售公司在神木县城刚开了一家分公司,刘建业是这家公司的经理。公司代售的车辆大都是路虎和兰德酷路泽,售价都在60万以上。“如果能早来三年,至少能多挣3000万。现在,生意不好做喽。”不过,刘建业还是感叹,“没想到,一个小县城,消费能力这么强。 ”
  “在这个小县城,站在马路上,不超过1分钟,会有一辆超过百万的豪车从你面前驶过,路虎比较多,你还能看到劳斯莱斯、法拉利、兰博基尼的身影,甚至过千万的豪车都不稀罕,开一辆奥迪A6都显得有点土气了。 ”开业一个月后,刘建业才逐渐习惯神木人的豪爽。这里的人买车,六七十万的车,看上了,掏出现金开上就走。不像北京人,挑挑拣拣的。越是这么说,刘建业越是感叹,公司错过了在神木做生意的黄金时间。现在,县城里卖好车的太多了,第一桶金早让别人赚走了,他来得太晚了。
  中午了,一个在钟楼巷卖樱桃的农村妇女从篮子里掏出自带的饭,蹲在路边吃了起来,“以前一碗面只有一两块钱,现在没有低于 5块的。 ”她卖的樱桃40元一斤,这样的樱桃,在济南价格一般在十多元。在神木,西红柿、豆角之类的蔬菜都是5元/斤。
  榆林经济开发区,几乎是在荒漠上崛起的一座新城。 “以前这里几乎就是一片荒地,种庄稼也不长,没想到会有这一天。 ”在榆林待了10多年的赵玉兰感叹,“这里的农民都发了,听说征用他们的地,一人补偿100万。府谷二手房 ”
  “无论上年纪的还是刚出生的,一律100万元,所以很多人抢着嫁过来,而这里的女人即便嫁出去,也不愿把户口迁走。”赵玉兰觉得,除了煤老板,榆林最大的财富受益者,就是这些郊区被征地村民了,“这里的房价,已经七八千一平方米了”。
  榆林的房价,从2005年至今,六年涨了10倍。孙伟还清楚地记得,2005年3月15日他去一个楼盘看房,800元/平方米;第二天去看,1000元/平方米;到了第三天,1350元/平方米。“开玩笑吗?”他觉得当时楼市很不正常,并且坚定地认为价格一定会跌。但房价一直在涨,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不少炒房人开始恐慌,孙伟瞅准机会,以2700元/平方米的价格在开发区买了一套房子。
  孙伟庆幸的是,买了开发区这套房子之后,他小区的房价每个月以1000元/平方米的速度增长,连涨了三个月。 “那时候开发区还在启动阶段,现在来看算是买对了,我那套房子,现在一平方米涨到8000元了。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跻身2011年福布斯富豪榜、最近三年连续以巨额捐赠登上胡润慈善榜的陕北首富——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高乃则,涉嫌伪造证明侵占他人价值数亿元的煤矿,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由于此事件涉及相关政府公职人员,陕西榆林市纪委已介入调查。
  让高乃则陷入舆论漩涡,并波及陕西府谷县部分政界人士的煤矿——余家伙盘煤矿,地处陕西省府谷县西北部的庙沟门镇余家伙盘村。
  原余家伙盘煤矿成立于1998年12月,由刘厚等人合股投资兴办,名义上挂靠余家伙盘村集体,由刘厚担任企业负责人。记者在陕西省工商局行政管理信息中心查询余家伙盘煤矿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在当时,刘厚为余家伙盘煤矿股东。同处庙沟门镇的另一家煤矿——石岩沟煤矿原由吕全艾和杨乐平合资兴办。
  2000年10月,原余家伙盘煤矿与石岩沟煤矿联并,联并后的煤矿名称仍为府谷县庙沟门镇余家伙盘煤矿,分别由刘厚和吕全艾代表原出资人各持50%的股份。
  到了2006年2月,府谷县最大的煤老板高乃则出资加入余家伙盘煤矿承包经营团队。据了解,在陕北颇有影响的高乃则,在当地积累了丰厚的政商资源,一度曾被任命为府谷县县长助理,后因舆论广泛质疑而被免去此职。此时,余家伙盘煤矿法人代表仍未变更,仍显示为刘厚,实际股东仍然是吕全艾与其合伙人杨乐平、杜憨、王外;高乃则的身份是该煤矿承包经营者之一。
  “在我们几个股东一点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余家伙盘煤矿股东变为高乃则等人,事实上排除了我们几个实际投资人在余家伙盘煤矿的权益。当时余家伙盘煤矿市场价不低于三亿元,现在该煤矿市场价在十亿元以上。 ”吕全艾、杨乐平、杜憨、王外四个原余家伙盘煤矿股东对记者表示。
  记者调查发现,被吕全艾、杨乐平、杜憨、王外等股东称为“夺矿”行为的余家伙盘煤矿工商变更登记疑点重重。
  陕西省工商局变更余家伙盘煤矿登记的关键依据是煤矿所在地镇政府出具的该煤矿投资人证明。在陕西省工商局行政管理信息中心,记者调阅到府谷县庙沟门镇政府于2008年8月24日出具并加盖公章的出资证明,内容是:余家伙盘煤矿的实际投资人是高乃则、党忠、高存标、刘建林、齐忠厚、苏永贵。这份证明上有镇长郝忠林、镇党委书记张向军 (应为 “张向君”)的签名。
  西北政法大学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法学教授对记者表示,陕西省工商局2008年9月28日对余家伙盘煤矿的变更登记,混淆了变更登记和设立登记的区别,错误适用法律法规并违反法定程序。“涉及价值数亿元的股东变更,怎能仅凭地方政府简单的一纸证明? ”
  初来乍到的人总觉得这里和想象中的榆林相差甚远。在这里,低矮破旧的楼房让人找不到一点现代化气息。
  “想当年,我母亲干个体跑客运,还是有些家底的,那时,高乃则还在卖豆腐呢。那时候,谁能想到开煤矿能挣这么多钱呢! ”26岁的张莉坐在办公室里,叹了口气。张莉家在榆林市府谷县,现在榆林市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她口中的高乃则,在榆林家喻户晓。早年,高乃则在府谷县二道街卖豆腐,后来攒钱买了一台推土机,1995年,又用所有积蓄买下一座煤矿。
  那时煤炭市场还处于低谷,当地许多矿主纷纷将手里的煤矿脱手。直到2000年,一些煤矿还以几十万的价格频频易主。连小学文凭都没有的高乃则连续出手,现在已经拥有12座煤矿的控股权,号称“榆林首富”。 2010年胡润慈善榜中,高乃则以五年内捐赠2亿9000万排在榜单第15位。“谁会想到能有这一天呢?”张莉有点抱怨父母的保守。
  但陕西日报今年5月3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认为,与鄂尔多斯相比,榆林的城建步子迈得还比较小。该报道称,2010年榆林市财政收入达400亿元,GDP增速连续9年在陕西省排名第一,但财政收入2/3多上交省里后,榆林市地方收入仅为125.5亿元。而榆林市各类项目多摊子大,每年投入市政建设的资金并不多。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