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府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9828

积分

0

好友

3130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1-27 23:06:10 | 查看: 27| 回复: 0
  3月20日上午10时许,陕西省府谷县县政府门前聚集着70-80人,有衣着靓丽的年轻女性,也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们的共同目的就是讨债。
  这只是府谷民间借贷崩盘的一个片段,从2012年开始,府谷的民间借贷链条就开始全面断裂,而其根源在于当地经济支柱——煤炭行业的走低。民间借贷崩盘,也造成了府谷全县的信用危机,并由此带来资金链的普遍收紧。为了化解越来越多的民间借贷纠纷,春节过后,县政府成立了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打非办)。
  3月20日17时左右,府谷东江国际酒店西侧写字楼10层,宏昌鑫的办公室里坐满了人,楼道里、电梯间也散布着三三两两的人群,这些全部是上门讨债的债主。一位债权人表示,宏昌鑫的钱都优先还给了那些有背景的债主,而像他们这样的普通百姓,偿还顺序则要排到最后。
  这位债权人打了个比方:老板手里有肉,都优先喂给狮子、老虎,最后才轮到狗。但这句话又引起了一名留守工作人员的误会,这些天来,他们已经频繁地被债主称之为“狗腿子”了。闻听此言,这位年纪20岁出头的小伙子大声问道:“你说谁是狗?”然后站起身来,与那位债权人理论。很快,其他债权人也加入到战团。
  宏昌鑫工作人员张先生告诉记者,在还款方式上,宏昌鑫确实出现了失误。去年,公司还有一部分现金,他曾建议老总分类偿还,10万元以下的付清本息,十几万元的用车做抵押,上百万元的则置换成煤矿股权。但老总优先把钱还给了那些“闹得凶的”,结果造成今年债主堵门,公司连正常业务都无法开展了。
  张先生说,老总张小莉现在还在府谷,并未“跑路”,只是不方便露面。而对于债权人声称的宏昌鑫总计21亿元的债务,他表示,肯定没有那么多,但具体数额不能透露。
  春节前,宏昌鑫曾经向债权人承诺,每人先偿还5000-10000元,分两批给付。1月28日,第一批约2/3的债权人拿到了这笔还款。但到了3月2日,第二批给付的日期到了,宏昌鑫没能兑现,使得矛盾再次激化,剩余的1/3债权人上门讨债,已经拿到部分还款的债主也重新加入。
  在府谷,曾经参与民间借贷的人随处可见。3月19日,在打非办,一位工作人员苦笑着对记者说,他来这里既是上班也是报案,因为他也有一笔钱放在外面收不回来。而记者打车往返打非办,两位司机也主动谈起高利贷的话题,说得头头是道。
  张先生表示,府谷的民间借贷是从距离这里180公里外的鄂尔多斯传过来的。前几年,鄂尔多斯率先兴起民间借贷,府谷的煤老板们听说有利可图,把钱投到那边,尝到甜头后,又将这一方式引入府谷。
  一位律师表示,最高的时候,府谷民间借贷的利息达到3分5,也就是年利率42%,而同期的银行整存整取一年期存款利率只有3.5%左右,民间借贷的利率已经远超央行[微博]规定的4倍限额。
  如此高的利率,难道投资者就不知道其中的风险?宏昌鑫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他们也明白,而且正是因此才选择宏昌鑫,因为传说该公司老板“有政府背景”。
  府谷的投资公司、担保公司曾经随处可见,这些企业基本都是打着其他名义,暗地里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放贷的业务。如今,这些公司大多烟消云散,少数未倒闭的,也都没有业务了,因为已经没人敢往里存钱。
  府谷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民间借贷的崩盘,造成了府谷全城的信用危机。过去一个电话就能借来十几万元,连收据都不用打。现在即使向亲朋好友借1万元都没人敢借了,人情关系冷漠了。
  另一位公务员也表示,过去,府谷的资金是“活”的,流动着的,家家户户手里都有钱。如今则全面收紧,大部分都躺在银行里睡觉。
  对此,反应最敏感的是房地产业。府谷新区“鑫朝苑”楼盘的一位经理告诉记者,已经有开发商由于资金链紧张,为回笼资金降价促销了,并且力度还很大。
  本报记者在“新区壹号”楼盘走访也了解到,该楼盘价格已从最高时的12000元/平米,跌至现在的7000-7500元/平米,跌幅接近一半。
  价格腰斩甚至引发连锁反应,距“新区壹号”不远的“金域首府”楼盘前不久刚刚发生业主集会,起因是开发商迟延交房。但前述楼盘经理告诉记者,真正的原因是业主不满该楼盘拒绝降价,借此机会拒绝收房。
  3月19日,府谷二手房“金域首府”售楼员也向记者表示,该楼盘价格目前仍为9200元/平米,未来也不会降价,因为他们的目标是打造府谷新区第一豪宅。
  民间借贷崩盘,政府也难辞其咎。宏昌鑫的张先生表示,该公司登记的经营范围包括发放贷款,但没有吸收存款。而该公司仍能吸收上亿元的公众存款,显示政府在监管方面的确存在缺失。
  今年春节过后,县政府成立了打非办,专门受理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经济类案件。该机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因为过去检察院和公安局受理非法集资等案件的标准较高,要求达到一定数额和人数,府谷二手房而且证据也要充分。随着这方面纠纷的增多,很多案件难以立案,群众不满意,所以成立专门机构来处理。
  3月19日,记者来到打非办,看到楼梯两侧到处张贴着打击非法集资的标语。按照其工作流程,群众举报要先到信息大队给案件定性,将其区分为民间借贷、经济纠纷,府谷二手房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其它形式的集资,以及其他经济类犯罪。第一类交由法院处理,第二类由打非办登记受理并统一分配到办案大队,第三类则交给公安局经侦队办理。
  本报记者看到,202室信息大队的人最多,案件受理处围着4-5个人,信息接收处前面也有7-8个人正在递交材料。人最少的是204室调解中心,只有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坐在桌子旁。
  宏昌鑫的一名债权人表示,3月10日,他去打非办报过案,工作人员登记了他的身份证和存款金额,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除了成立打非办,政府还有一些长远的思路。去年11月,在榆林市第二期领导干部理论政策产业讲座上,府谷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孙国华表示,府谷的问题主要是融资手段单一和产业结构单一,所以必须通过发展金融市场、丰富能源金融产品,以及强化产业的多元化、延伸产业链来解决。
  3月20日,记者两次来到府谷县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希望了解县政府在此方面的一些具体措施,但主任张峻墚都不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民间借贷的问题比较敏感,其他人员掌握不好尺度,无法接受采访。
  县政府新闻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转型升级方面,去年陕西省已经在府谷建立了省级民营经济转型升级试验区,并配套提出了《省级民营经济转型升级试验区十大行动计划》,内容包括资源保障、财税扶持、金融创新、供电改革、产业升级、府谷二手房基础改善、生态建设、科教引领、民企培育和管理创新等20项新政策和45项具体举措。
  在中国地图上,府谷位于黄河“几”字形的右上角转弯处,陕西省的东北角,向东与山西省保德县隔黄河相望,向北与内蒙古准格尔旗、伊金霍洛旗接壤,素有“鸡鸣闻三省”之称。
  乘车由榆林前往府谷,高速两旁的风景也与东部省份河北、山东等大不相同,窗外看不到整齐的农田,只有裸露的黄土上斑斑点点覆盖着的矮小灌木,取代农田的是每隔5-10分钟就能看到一家煤矿、洗煤厂或者煤化工企业。
  正是这些煤炭企业,带动了府谷各行各业,包括民间借贷的兴起。府谷县和达煤炭实业有限公司一位经理告诉记者,形势好的时候,成本80-90元/吨的煤炭能卖到500多元/吨,有钱人纷纷集资买煤矿,一个煤矿的价格由10亿元炒到50亿元。这就造成了大量的资金需求,当银行不能满足这些需求时,老板们就转而向民间借贷求助。
  府谷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与鄂尔多斯不同,府谷的高利贷主要流向了煤矿而不是房地产,因为府谷依山傍河,地形狭窄,缺少房地产发展的空间。
  而2012年以后,煤炭形势急转直下,府谷二手房使得民间借贷链条上的关键一环出现了断裂。前述煤炭公司经理表示,现在煤价已经跌到了100多元/吨,府谷县已经有半数的煤矿都停产了。煤炭卖不出去,煤矿自然也无人接手,当年30亿元高位接手煤矿的老板,如今作价10亿元出手都没人要。以前,办公室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客户。如今,也只剩下4名工作人员留守,显得非常冷清。
  煤炭行业的不景气,迅速传导到了民间借贷领域。像宏昌鑫这样的企业,资金大部分投入到煤矿里,如今就全部陷在地底下,无法变现。还有一些企业,由于银行“还旧放新”的缘故,向来将民间借贷作为过桥资金。而随着煤炭行业风险的加大, “还旧”之后银行突然不再“放新”,过桥的民间资金也就还不上了。
  更加悲催的是,煤炭低迷这一状况有可能长期持续。在国家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背景下,煤炭这种生产方式粗放,污染严重的行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仍将看不到好转的迹象。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